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2020-07-17 浏览量:726

去年曾发表拙文一篇《还看残荷乱舞 ─ 从欣赏到拍摄》,将残荷摄影的表现方向归纳为趣、简、静、乱、凄五项。然而对不少拍友而言,尤其是初习者,一池残荷予以的深刻感觉,唯独是乱。趣、简、静、凄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只是枯、残、頽、萎。事实上,曾经拍摄残荷的朋友或者都有类似的经验:甫到荷塘,举目张望,映入眼帘的就只是一片凌乱。其乱的程度,足以令人不知所措,完全感受到何谓老鼠拉龟,不知从何入手。有见及此,本文将趣简静凄暂且搁下不表,重点分享乱的应对方法。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对付荷塘中的乱局,首要的是不要被其表面乱像所吓倒。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拍摄特写。只要缩小取景範围,只聚焦于很小的部份,便不难避开凌乱。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以特写方式避免凌乱虽则直接凑效,但某程度而言,却令拍摄意义大打折扣。因为这好比拍摄人像时,由于不能好好处理肢体形态,以至环境陪衬,便乾脆只拍脸庞五官。偶一为之还可,长此下去独沽一味,则有逃避现实之嫌。笔者之见,更为可取的方法是面对现实,乱中求序。

乱中求序,骤听起来似乎有点玄,其实却是自然景观拍摄的基本要求。须知道,大自然景观我行我素,不因应我们的拍摄喜好而存在,也不依据我们的创作意愿而舖排,每次取景,我们都是于无序中尝试寻找规律。当景观规律明显时,美景信手拈来;规律隐晦时,便得多花心思去寻找。残荷虽乱,但也只是美的规律比较隐晦而已。

要做到乱中求序其实不难,眼前所呈现的乱像,往往只是乱于某特定的取景範围,简单的改变位置,改变焦距都有机会避开杂乱。改变位置不难理解,场景中哪个位置相对没那幺乱,拍那位置就是了。至于改变焦距,其实就是缩小或放大取景範围。之前已说过缩小取景範围以特写避免杂乱,以下说说人们较为忽略的放大取景範围。

人们常说摄影是减法艺术,按照一般见解,纳入更多景物,岂不乱上加乱?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且看下图。在特定的取景範围内,多种胡乱生长的植物,由上而下,芦苇、枯荷、不知名小花、水面的浮叶、近处的野草,自我分类,秩序井然,层次分明。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由此可见,乱与不乱,并不在于在画面中纳入元素的多少,而在于如何组织这些元素。再看以下几个例子。

第一幅。单看线条,其实都够凌乱的。但将三大残叶聚于一起,却形成了明显的主体。刻意将失焦并略为浅色背景置于右面,画面就显出了对比与主次。色彩方面,整个画面基本上只用深浅不同的绿、白、棕三色,并且有着左上深,右下浅的分布。简洁的色彩组合,本身已显示出一种规律,加上与之前提及的主次安排相配合,画面便呈现出由左上至右下的视线引导。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採用类似方法,略改组织安排,以下的直幅则呈现出由上而下的规律,也就是:上主下次;上深下浅。为免画面过份上重下轻,将一堆倒影及线条胡乱地安排在画面的下方。仔细看,这下方的一堆并没甚幺美感或意思,但却在视觉上加强了画面的均衡。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以下的一幅,组织的意图更是明显。画面的右上方色彩深沉,线条清晰杂乱;右下方色彩淡然,失焦模糊;中间隔着淡白过渡的一段。整个画面简单三分,不单只视觉上展示出对比与秩序,残荷与绿草的枯荣共对,亦带出了构图的弦外之音。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至于以下的一幅,水面的浮藻,中间的一堆残荷枝叶,本来乱七八糟,但几条色泽深沉、长而有力的垂直线,像竹籤笃鱼蛋那样把杂乱串起来,便营造出上下移动的视线引导,以至左重右轻的画面分割,这一招可说是于乱中「夹硬」求序。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以上的几个例子,说明了荷塘中的乱局只是表像,在较深入的层面,往往并非如此。面对杂乱,不妨尝试在色彩、明暗、形状,以至象徵、含意等方面入手,略加心思,组织安排,便大有机会从中整理出规律与秩序。

以下再多来几幅,但不加说明,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猜猜笔者拍摄时的思考与意图,又或者试试自行演绎。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之前发表过的几篇关于荷花或残荷的文章,都有提及此等题材难拍。难的原因之一,在于乱。 而乱之所以难于对付的一个原因,则是不少人打从初习摄影开始,便接受洗脑式「极简主意」构图训练,以为熟读十个八个构图法则便可以行走江湖。然而在现实环境之中,尤其是複杂混乱的场景中,简单的构图法则却总是对不上号。由是观之,眼前的一池枯残頽萎乱,正好让我们拍而后知不足,不失为进一步深入学习构图的良师益友。

枯残頽萎乱。美意此中寻


相关文章 -
还看残荷乱舞 ─ 从欣赏到拍摄
法则的疑惑 @ 漫话摄影构图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