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台湾打造亚洲硅谷前,先看《创业投资圣经》怎样谈美国硅谷!

2020-07-04 浏览量:826

将台湾打造亚洲硅谷前,先看《创业投资圣经》怎样谈美国硅谷!

蔡英文当选总统后,推出了打造台湾成为亚洲硅谷的计画。「数位国家,智慧岛屿」,看起来是大势所趋。但是如何打造、怎样改变,业界、学界与政界却众说纷纭。甚至连「硅谷」究竟是什幺、有哪些特质,檯面上也是各执一词。

为了帮助台湾许多不知道硅谷如何玩的年轻朋友,带领众人大胆走向创业之路,野人出版翻译了布莱德.费尔德与杰生.孟德森合着的《创业投资圣经》。这本书在国外叱诧风云,创业家手上人人一本,上市没多久,就荣登亚马逊书店的创投类第一名。这次出版社也邀请了产、学、创投基金三方人士,来告诉大家究竟什幺是创业、什幺又是硅谷精神。

从政大科管所退休的温肇东,辅导过多家创业公司,刚从硅谷回来的他深有感触。

「硅谷有虚有实、表裏不一,但最重要的是产学互动非常好,其他地方学不起来。」

在其中,史丹佛大学扮演重要角色,像是她们推出的D-school,就是商学院与工学院成功合作的例子。「过去学校以知识为中心,但到了当今,知识取得已经不是问题了。」学校应该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老师与学生的关係应该进化。但效仿者似乎很少关注这一点,只是想一昧地複製既有模式。

温肇东举了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的宣传词为例:「我们不是在教游戏规则,而是在制定规则。」单纯複製,其实没有意思。

「硅谷的成功,让全世界都在搞山寨,希望複製它的成功。」两岸三地这几年都在推新创产业,杭州、上海的政府推Bay West(Best way to venture startup),台湾则是由政府与民间共同推动。温肇东认为。相比体制内的推广,体制外的改革更加弹性。

但站在转型的风陵渡口,台湾若想要打造亚洲硅谷,则更应该认真思考:到底想模仿什幺,又追求什幺。

对很多创业的人而言,蒋显斌的地位有如教父一般。在本书还未翻译之前,他就要求接受自己扶持的新创公司,一定要唸过这本书。

「书上写的前人经历,是大家都能够用的养分」。书中所写的问题,不见得你都会遇到,但是碰到了,这本书可以帮助你思考解决之道。「任何一个创业花10年的时间都不算短。需要靠别人的经验去帮助你。」

创办新浪的时候,这个故事是非常的高潮迭起。因为从创办到上市,经历三次增资,中间还差点将钱散尽,后来经过一连串的增资,才得以与北京大公司合併,然后在美国上市。但没想到,上市没多久,就碰到网路泡沫的大寒冬。那时,CEO每两年就因获利不佳而「下课」。过了许多日子,公司才开始获利。

一开始就得认识资本的性质,也要了解资本会让人产生怎样的转变<。对创业者来说,「共患难易,共享福难」。苦的时候,伙伴可以咬紧牙根,但开始赚钱后,却常常翻脸不认人。「一开始就要谈好条件,记下来,然后忘掉他,专心往前冲,获利了,再看如何分配。」

创业不免要找外部资金,这也让很多创业家伤透脑筋。但「金钱的规则有他一定的複杂度,也有一定的单纯」,资金的性格在不同时间会露出不同表情。最好的情况,是投资方和创业方彼此双赢,谈出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资金模式,签订协议时也不要同床异梦。「你好,我也好。」

然而对投资方,「你好,我也好」,其实很难达到。

林之晨是之初创投的共同创办人,他提醒各位,就投资方的角度而言,大多数的创投是失败的。就美国很有名的创投基金,Kaufman Foundation前几年提出的报告来看,获利百分比大概跟定存差不多。创投的成功获利应该是10%,但创业本身的获利却远低于此。

「创业家常常认为他用产品改变世界,而投资方则认为用投资改变世界。」两者出发点完全不一样,都应该思考自己在社会上究竟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创业不能一股脑儿的热劲,应该分成「错误与学习」和「複製成功」这两阶段。第一阶段应该着重观念、知识的产生,找出市场需要什幺,这时钱帮助不了你,也没必要增资。找出适合的产品、营运模式后,就进到下个阶段,此时不宜过度拓展新的商业模式,而应该减少错误,着手行销管理,稳定扩大市场。资金也是这时才需要入场。

现场有许多来宾正在创业、或曾经创业失败,林之晨也鼓励他们,「很多创业者的成功都不是第一次,而创业失败不见得就是人生的失败。」就算回到公司上班,也可以运用机会观察自己的失败,培养再出发的力量。别忘了,贾伯斯也曾失败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