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2020-07-30 浏览量:546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Doris Burke比谁都更热爱篮球。週四晚上,她将第七次为ESPN和ABC在现场报导NBA总冠军赛。她在大学时曾是一名篮球明星,曾当过篮球教练,也曾在电台讲解过篮球比赛,如今更是一名NBA电视播报员和记者。

但没有一个人把Doris Burke侷限于此。NBA总冠军赛前一天,在洛杉矶「左手冠军」经典酒吧,Doris Burke讲述了很多篮球之外的事物。譬如希拉蕊,Drake,还有《赤脚女伯爵》。

译注:Barefoot Contessa 《赤脚女伯爵》为美国一档美食节目。

Doris Burke也比任何人都热爱《赤脚女伯爵》。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问:这是你连续第七年担任NBA总冠军赛的场边播报员了。和Jeff Van Gundy, Mike Breen, 及Mark Jackson一样,你已经成为担任此任务时间最长的人之一。你是怎样走到今天的呢?

我是偶然才进入电视行业的。我曾在普罗维登斯学院担任助理教练,我非常热爱那时候的工作,但那时候我又想结婚生孩子,我觉得我无法同时兼顾这两者。有些女强人能做到事业家庭两手抓,但我那时的教练工作真的很忙。我早上七点就得起床去逐个指导球员,然后很可能忙着打电话招募球员一直到晚上9点或者9点半才结束。所以这对于我的婚姻和教育孩子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离开教练工作的那一年,学院把普罗维登斯女子篮球队搬上了电台,然后他们找到我说:「你曾在那里打过球也当过教练,你要不也来试试播报?」所以我就这样进入了这个行业。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问:如果生在一个不同的时代,你会不会想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

当然想。我曾经有机会去海外打职业篮球,但是在我大四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中,我的两个膝盖韧带受伤。医生对我说:「你需要自己做个决定:我们可以现在修复一下你的韧带然后你继续你的篮球生涯,或者你继续比赛,但是之后我们不得不帮你重塑你的韧带,这个过程就会比较长一些。」我说:「医生,我觉得我没什幺问题啊。」然后我就这样葬送了我的篮球职业生涯。

但如果当时我知道WNBA会正式成立,我肯定会改变我那时的想法。这是毫无疑问的。

问:你不仅仅只是你所在行业中的少数女性,还是经常被称为这个行业的女性第一人或拓荒者,对此你有何感想?

我不喜欢拓荒者这个词。我并不是第一个想要在体育新闻界获得成功的女性,对吧?在我之前有很多前辈。我经常讲Susan的故事。她曾想在棒球新闻界闯出一片天,但却遭遇令她极其尴尬难堪之事。

简单来说就是,她当时挤在一帮男性新闻记者当中,25个男记者团团围着一个棒球明星,那位明星当时大概是这样说的:「那位女贱人滚开之前我是不会接受採访的。」然后那一帮男记者都转过头来看着她说:「你能走开吗?别碍着我们错过截稿日期啊!」当时另一个房间的一名棒球运动员听到了这一切,然后他走过来说:「女士,如果你想採访一个职业棒球运动员,我很乐意回答你的任何问题。」Susan说那是拯救了她整个职业生涯的一瞬间。她当时几乎想立刻辞职算了。

我曾因不被认可而萌生过撤退的念头吗?当然。但是我经历的能和我的前辈们所遭受的相提并论吗?绝不可能。所以你想知道支持我一路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什幺吗?很诚实地说,是那些球员和教练们。他们仅仅把我当成是一个和他们谈论篮球的人。所以,我是真的不喜欢拓荒者这个词。

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你在圣安东尼奥採访他们总教练Gregg Popovich的情景,他当时除了说「失误」之外没有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是的,然后我就在那边强忍着眼泪。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是呀,我记得我当时既惊奇又开心地发现,你在那之后学会了承认自己也是有弱点的人。你就像希拉蕊一样,人们总希望你们能展示你们坚强的一面,而男人就无需这样做。

确实如此。抛开情感,展示出自己坚强的一面,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先决条件,但事实却是,作为有情感的人其实让我们更能胜任我们的工作。我一直没有掩藏我的情感,因为我的情感就在那儿。我当时真的就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对Popovich的态度自那之后也改变了。我们过去都会放他一马,因为他总在私下跟我们说:「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在比赛中呢,那是我的工作。」但我现在不会放过他了。有时候因为沮丧我会很想说:「你别矇混过关。我看到你和Jeff Van Gundy一起走在那里,那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在一个白人男性主导的世界里作为一个女性或者是少数人群,多多少少还是会被差别对待,所以有时候你不得不发出自己的声音。

没错。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製作人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新闻室坐着,他是一个黑人,而我正向他吐槽我的不公命运:「我应该去更高阶的比赛当播报员,我不知道为什幺我去不了。」他问我:「你想要听真话吗?还是敷衍你的屁话?」我回答:「实话告诉我。」他说:「你的希拉蕊式做法让我觉得很搞笑」——我只会穿正装,因为我旁边的男性也穿得西装笔挺,所以我想营造一种‘我知道我在说什幺’的氛围。我也总是把头髮梳起来,扎成干练的马尾。「把你的头髮放下来,表情更柔和一些。我知道作为一个播报员,你会很抗拒自己因为评论分析之外的事情被升职。但是电视就是一个视觉性的媒体。」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偶然,但是当我真的那样做了之后,我被分配的比赛档次就不一样了。

柔和一些,多些微笑,这些也是蛮难做到的吧。我记得有一次你惊呆了所有人,因为你穿着高跟鞋和裙子玩起了背后运球。有一半人惊讶是因为「这真酷」,另一半人则是因为「哇,这个女的可以背后运球欸」。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事件不再成为新闻,我会觉得很激动。

Dick Vitale以前总是说我:「记住,这是一个供大家娱乐的媒体。」大家转到这个台看比赛可不是为了听你有多幺了解篮球,他们就是图个享受。Dick劝了我很多年,最后我终于妥协说:「我也可以在电视直播中找点乐子的。」

问:你在场边採访时总是会问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问题。

球员都是人。我喜欢和他们聊天因为他们是有趣的人。他们中大部分人都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获得了他们今天的成就。世界上所有的运动员都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烦恼:他们都有着家庭问题,他们都有过悲伤,失去或者幸福的经历,他们也都会面临孩子的出生。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说到NBA你不可能不提到流行文化。娱乐和篮球的世界— 他们密不可分。你去看了暴龙队的比赛,然后发现Drake坐在那里。

我上次在那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Drake转过头来——第六场比赛的时候我的座位正好在他后面——做了一个爱心的手势,然后指向了我。我转头看我后面有谁,然后又转回头,他指了指我,又重複了一遍手势。我给我的女儿发简讯说:「你知道Drake刚刚对我做了什幺吗!?」

问:除了体育界,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特别想採访哪些人?

比如欧普拉。另外我还是《光脚女伯爵》的超级粉丝,因为我和我女儿都非常喜欢下厨——我女儿一点都不喜欢运动——做饭节目是我们交流的好途径。《光脚女伯爵》是我们最爱看的节目。她的酸威士忌简直太棒了。

问:对于年轻一代的新闻工作者,不论女性或者男性,你觉得自己是他们的导师吗?

很显然对于女性评论员,我会显得比较敏感一些,因为我知道她们的路会不一样一些。但是我发现年轻一代都蓄势待发。他们都举止得体,专业并且斗志昂扬——就社会对他们的认可度而言,局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要毁了在我之后可能出现的女性评论员。

我所做的一切,我如何呈现我自己,我如何做準备工作,我如何组织语言,以及我如何与球员和教练打交道——如果这些都能够给未来的女性评论员提供帮助,那我会非常开心。下一代的女性必定能够比我走得更远。

但愿如此。

那是自然规律。那是我们希望发生的。我们不希望大肆讨论我们的总统是一个黑人。那根本不应该成为一个话题。如果希拉蕊当选成为下一任总统,希望我们谈论的是她的能力,而不是她的性别。

问:好吧,回到篮球——如果勇士打败了骑士,你觉得联盟是Stephen Curry的天下了吗?

我从不觉得联盟是某一个人的天下。即便Michael Jordan也需要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才能达到他曾经的高度。

Clyde Drexler。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没错。Stephen对我而言能是MVP,这点毫无疑问。但是你如果要问我谁是联盟最棒的球员,我还是会是说LeBron James。我觉得LeBron的伟大已经被大家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了。我看着他所做的一切,我简直不能相信大家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老实说,我想摇醒每个人然后说:「你知道我们面前的是三十年一见的伟大球员吗?」我说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优势;LeBron James有自己独树一帜的打球方式。

美女记者眼中的Curry、James和性别歧视

即使在季后赛中,有时候看到他会觉得他是联盟最强的得分手,会觉得他是最棒的传球者——联盟中最棒的。

觉得他是最棒的防守者——联盟中最棒的。

但是我从他17岁就开始看他打球。所以我们会觉得「LeBron就是这样。」

我不喜欢把LeBron视为理所当然。我也不喜欢用「shade」来形容Stephen。我坐在这里看着他们打出我们从未见过的比赛。他真正重新定义了什幺是有效率的投篮。那为什幺这两件事会发生?或许是因为被讨论地太多了,所以我们就急于盖棺定论。

这两支球队可能会在接下来几年中继续相会总冠军赛。

ESPN不会介意。

最后一个问题:谁是你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篮球运动员?

我最喜欢的球员有点多呀。但 Diana Taurasi是我认为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你知道我最敬佩 Diana什幺吗?NBA的教练到WNBA一般都会比较沮丧,因为他们得给女球员用图解制定进攻,结果她最后却传了球。在NBA,你不用告诉一个球员说「该你投篮了!」——因为他很清楚! Diana是我见过最棒的传球手,但最重要的是:她不介意自己自干。

Doris Burke穿高跟鞋背后单手运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