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 内地「影子银行」风险和解决之道(上)

2020-07-20 浏览量:365
汪涛 内地「影子银行」风险和解决之道(上)

编按: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将一连两日,探讨「影子银行」在内地实况和特殊的生成原因,其对理解内地金融市场构成的扭曲和风险,及其解决之道。

最近,「影子银行」问题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儘管过去两三年裏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各类非常规金融活动和机构的监管,「影子银行」仍然蓬勃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在其最新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表达了对中国「影子银行」问题的担忧。内地「影子银行」体系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是甚幺推动了它的快速增长?我们又应该关注哪些问题呢?

根据不同定义估算「影子银行」规模也不一样。按照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的定义,「影子银行」可以被「广义地界定爲由(部分或完全)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的实体及业务活动所构成的信用中介」。基于这个广义的概念,银行的表外活动如信託和委託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以及包括债券在内的信用类金融产品交易都可纳入「影子银行」的範围,温州等地的民间借贷活动也应包含在内。央行所监测的社会融资总额涵盖了主要的「影子银行」活动,但并没有包括大部分的信託资产、民间借贷,也未覆盖理财产品。

委託业务禁而未止 首9月债券融资飙46%

内地「影子银行」活动规模有多大?图一给出了我们基于不同定义截至2012年三季度的估算值:(1)统计在央行社会融资规模口径之下的未贴现票据、信託和委託贷款余额爲13.7万亿元,佔2012年预测GDP的26%;(2)在(1)的基础上,加上社会融资规模中未包括的信託资产和民间借贷(民间借贷估计爲4万亿元),则「影子银行」总规模爲20.9万亿元左右,佔GDP的40%;(3)如果再加上非银行所持有的企业债券,这个数字将达到24.4万亿元,佔GDP的46%。我们认爲(1)是「影子银行」规模的下限,因爲它忽略了一些重要组成部分,而(2)和(3)可能存在一定的重複计算,因爲部分信託资金可能被用于购买商业票据或债券,因而被计算了两次。然而,在更宽泛的定义下,「影子银行」还应包括银行持有的企业债券(约3.3万亿元)以及最近的创新业务,如银行间同业代付和以及常常涉及商业票据的同业回购,这些创新都通过「改变流动性和期限」来帮助增加了金融槓桿。另外,据IMF估算,中国的理财产品规模约爲8万亿至9万亿元,但我们没有将它计算在内,因爲考虑到其主要投资对象是商业票据、信託产品、货币市场或混合型产品等,因此可能大量重複计算。

「影子银行」的迅速发展是在银行信贷经历了2009-10年的高速扩张后开始紧缩时开始的。「影子银行」的快速发展往往表现爲一种或几种新型融资活动在短时间内激增。比如,到今年二季度末,信託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在两年内几乎翻番,达到5.3万亿元人民币。虽然监管部门先后对银行用来规避贷款限额的银信合作的信託贷款和房地产信託产品进行整治,但由于银行和信託公司不断通过创新来绕过监管,其他种类的信託产品仍层出不穷。因此,截至今年6月,信託资产仍在之前12个月中增长了47%。截至今年9月,企业债券融资(包括短期和中期债券)在过去12个月中增长了46%;2010年底以来,委託贷款(主要是企业间借贷)规模扩大了63%;未贴现商业票据余额在过去12个月也增长了将近20%。

政策造就 影子银行快速扩展

爲甚幺近几年「影子银行」业务发展得如此之快呢?除了金融创新和监管套利等常规因素外,我们认爲还存在着一些当前中国金融体系和货币政策模式下所特有的因素:

• 对银行来说,存款準备金率高企(现爲19.5%)是一种负担,使得银行更愿意将存款转移到表外业务中(比如理财产品)

• 贷款额度和贷存比上限制约了银行直接进行信贷扩张的空间,促使银行将贷款证券化或者将其转移到表外
• 虽然过去两年政府控制了贷款额度,但实际利率一直较低,中央政府还不时敦促地方政府和企业保持投资增长、尤其是在经济减速的时候。这使得信贷需求旺盛,而影子银行的信贷活动则可以满足这些需求

• 银行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其他被认定爲高风险行业的贷款受到了严格管控,但政府又经常要求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并鼓励它们购买同样的债务人所发行的债券和其他证券化产品
把银行存款利率控制在较低水平使得居民和企业储户转而寻求高收益产品,而同时,一方面银行的存款保障是隐性的,另一方面「影子银行」和正规银行和政府部门之间则有着紧密的联繫,这使得两者的风险差异变得模糊。比如,人们可能认爲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和信託产品的风险并不比银行存款高多少,因爲最后银行或政府会买单。结果,社会和道德压力可能真的迫使银行承担起这些风险以及产生的损失。

在我们看来,说到底,造成「影子银行」快速发展的关键原因之一是不同政策目标以及各种政策工具之间的错配和冲突。政府既希望保持经济较快发展,这就要求银行提供充足的信贷,又爲了控制宏观风险而设定了贷款额度、爲了控制信用风险而实施各种银行业监管规则,这两者并存就爲「影子银行」的发展开创了空间。又比如,近几个月,央行在资本外流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较高的存款準备金率,可能是害怕释放出过于强烈的货币放鬆信号,但同时央行又持续通过其他手段向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推动基础货币快速增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