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es Size Matter - 从近期电影界大小银幕之

2020-05-24 浏览量:640

两件过去一周中发生在华人电影界的事件,加上最近全球电影界几起持续发展中的大事件,很可能将永远改变全亚洲,甚至全世界电影製作、发行,以及消费者观赏电影的习惯。

第一件事:是中国大陆最大影视集团万达的前副总裁,也曾到美国担任万达收购后的传奇影视製作公司,与 AMC 连锁戏院公司总裁的高群耀,做到了美国电影界与剧院业者一直想做,但还没共识的事情,那就是在行动载具上出租放映正在戏院上映的电影。

高群耀在深圳设立的公司,上週在中国大陆推出这款「移动电影院」App,不但直接在App中出租上映中的新片,还将在观众观赏时,提供戏院无法提供的影片相关资讯,增加会员观影乐趣,他同时还宣布,因为 App 的租片方式是针对一个用户只能收看一次,因此收入都将包括在新片的票房收入中,等于直接宣布,过去新片只上映戏院,票房收入只计算戏院收入的发行与观影方式,都将通通被打破。

图说:APP「移动电影院」已上架大陆各APP下载网站(网路截图)

第二件事:亚洲影后刘若英首部执导的影片《后来的我们》,四月底在中国大陆影院上映,票房大破 60 亿新台币,此片除了刘若英,幕后几乎结合了所有台湾最菁英的专业人才,加上幕前主演的有目前在台湾火红的周冬雨,与人气歌手井柏然,自然对台湾观众有极大吸引力,而当大家还在好奇,台湾何时可以看到此片时,影视串流 OTT 龙头 Netflix 即宣布,《后》片在大陆以外的其他地区,包括台湾,将会在 Netflix 同步上架。

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除了大陆以外,全球所有地区都将于Netflix上架(画面提供:甲上娱乐/Netflix

其实许多新片转战小萤幕做首映,早就不是新鲜事了,但站在商业的立场,至少现在大银幕戏院与小萤幕 OTT,仍然是两个各自为政,甚至有些敌对的世界,这从目前正在举行的坎城影展,上个月确定订立所谓的「Netflix 条款」,导致 Netflix 决定全面撤出坎城,就可看得出来。但两个世界之间交集的机会却是越来越多,未来两者界线越来越模糊,可能将是不可逆的趋势,以下事例可见端倪:其实会引发坎城的「Netflix 条款」,就是因为去年 Netflix 两部参赛影片,除了在坎城首映外,只在 Netflix 平台上架;美国的国际级巨星布莱德彼特、威尔史密斯,去年都有独家新片在 Netflix 上架;《后来的我们》其实早就不是第一部全球除了大陆之外,发行权交给 Netflix 的新片,美国电影《灭绝》今年初就已经这样做了。

以上还只是已经发生的例子,未来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初,将会有更多网路  OTT 取代大片厂发行新片的事件发生:前年开始製作原创作品的 YouTube RED(Youtube 仅在美、墨、纽、澳、韩等国家才有的 OTT 付费服务平台),今年不但持续开始製作较大预算的剧集,同时也开始加入购买/投资电影大战,放眼明年奥斯卡,加上也已经开始投资拍片的 HULU,很快的在奥斯卡、金球奖上,OTT 大战将不再只是 Netflix 与 Amazon 相争而已了。更别提华语世界的代表「爱奇艺」,早在 2015 年就开始投资拍片并自製各类电视剧与节目,电影上院线放映也都有破亿的票房成绩。

Youtube 的付费 OTT Youtube RED,也开始製作原创剧与投资电影,来势汹汹,附图就是 Youtube RED 最新推出影集《Cobra Kai》,故事延续 80 年代青春大片《小子难缠》,第一集免费观赏人次已经突破 2700万。

以前仆后继的原创内容,紧跟使用者的观影习惯

为何这些 OTT 们这幺前仆后继的製作原创内容呢?事实上美国一家调查公司发现,其实美国的 OTT 订户们,将近八成时间都在看已经上映过或甚至播映完毕的老电影与老剧,只有两成在看新的原创内容,不过新的原创内容有相当的新闻性与宣传价值,若是这些独家新作品能吸引新订户,就算只吸引增加现有客户数的 5%,以 Netflix 来说那就是六百万名新订户,而这些新会员就算只付一个月费用,以 Netflix 来说光是月费就增加了约六千万美金(18 亿新台币)的获利,更别提这些新片在媒体上的持续曝光率,也难怪光是今年四月之前,Netflix 已经推出至少 25 部新片(还不含剧集节目喔),比起美国任何一间大片厂都来得多。

当然,Netflix 与其他 OTT 们会愿意投资拍摄这幺多新片上架,也是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喜欢更即时、更方便的,透过网路从手边的数位载具或电脑,直接看到想看的新片。别说美国,就以台湾为例,根据资策会调查台湾民众在 V2017 年第四季使用手机的习惯,就会明显发现,不但将近八成的民众,已经是所谓中度(每天 2-5 小时)或重度(每天 5 小时以上)的使用者,而且将近九成民众都会用手机收看影音,特别是 13-24 岁的年轻族群,这些数据在三年间几乎都成长了一到两成。也难怪网路与影视媒体最发达的美国,影院票房收入持续下跌,但影片与剧集的製作量却是不断增加,这也就是说,看影视创作的观众其实是越来越多的,只是逐渐都转向看小萤幕,多过去戏院看大银幕。

资策会针对台湾民众2017年第四季的手机使用习惯调查。

根据美国广告机构的调查,美国四大电视网的收视率,确实有下滑,但广告收入却是持续上涨,因为虽然看同一时段的观众人数或许减少了些,但广告商为了达到希望的曝光率,反而愿意花钱买更多广告时间,原因是,较传统的企业较相信电视台安排播出广告时段的节目,不会与产品或想要传达的讯息冲突,这点反而是数位媒体难以控制,或不愿太强制性的规定,因为网路视频多且杂,很难确实控制某类广告不能出现在某些影片或网页上。

因此虽然数位广告量也持续成长,但在美国,其数量依然只有传统电视媒体的五分之一弱,而在同一时间,传统电视公司们也承认,因为 OTT 等网路媒体的出现,增加了电视台作品所能製造的收入,但也改变了年轻观众对于节目当中插播广告的忍受度,因此电视台也在考虑缩短广告时间,提升广告品质,也就是说,数位网路媒体(包含手机、OTT、电视盒与游戏机等等)在广告营收,甚至其他各方面可能的收入上,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网路媒体对影视产业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但未来会发展成哪种传播形式?没有一个专家说得準,而传统媒体的龙头企业们,如果不懂得顺应产业变化做调整,就有可能被淘汰,手机业界的 Nokia 与黑莓机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更要仔细观察美国影视产业正在进行中的两起大併购:电信龙头 AT&T 併购影视巨擎时代华纳(Time Warner),以及迪士尼併购福斯。

传统媒体龙头企业们,面临新时代的挑战

AT&T 併购时代华纳,其实早从 2016 年就开始了,但因为这起併购案实在影响巨大,因此美国司法部必须介入调查以防垄断状况发生,但这起併购案其实很合乎未来网路媒体可能发展的趋势:随着网路的频宽与速率越来越快与越方便,更多生活型或娱乐型的服务,都能透过网路直接进入家庭中(其实这才是真正 Over The Top 的本意,并非只侷限在影视作品而已),而且 AT&T 除了本身的电信网路业务之外,在有线/卫星电视与网路体育频道上也都经营很成功,若能买下时代华纳的资源,无疑就能成为网路影视媒体大亨,完全站在未来数位媒体时代的锋头上,但也因此难怪美国司法部会介入。如今最新消息是,司法部已经提案阻止这笔交易,条件是合併的公司必须放弃部分子公司业务,以免影响到美国社会大众的权益,这些被要求放弃的子公司包括 AT&T 本身的卫星电视服务 Direct TV,以及隶属时代华纳的透纳卫星电视网,与大家熟悉的有线新闻网 CNN。

电信网路巨擎想要掌握未来网路资源,大媒体集团当然也想掌握影视资源,掌控未来因为网路而突破国界的数位媒体发展,所以在美国影视音产业都属龙头企业的迪士尼,自然希望能掌握在美国以外发展得相当不错的福斯集团,但就在迪士尼提出併购案的同时,其实美国另一家与 AT&T 规模不相上下的电信与媒体集团 Comcast,早已先与福斯谈过并计画收购,但因谈判不顺利而退出,但一直并未放弃希望,果然等迪士尼併购的数字确定之后, Comcast 立刻提出更优渥,且是以现金交易的方式,企图击败迪士尼以股换股的併购方式。

这两起併购案都显示出,电信业者因为掌握网路与有线电视的资源,因此对于原本并不是很熟悉的影视产业,因为 Netflix 的成功而看到了新的事业契机,AT&T 与 Comcast 如此想,已经拥有很多影视资源的迪士尼,更是这样考量,所以才会退出电影公司与戏院业者一起成立租看新片的 OTT 网站计画,因为掌握资源越多,话语权越大,更可以主导整个产业的发展方向,无须与其他公司分享资源。

现代人看影片的方式与来源只会愈来越多元(来源:Photo by rawpixel.com from Pexels)

不过不管这两起併购案发展如何,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观众收看影视作品的管道与方式只会越来越多元与即时,就连可收看作品的载具规格与品质,也越来越多选择。而以年轻族群的收看习惯也可以看得出来,透过电视或行动载具,自己选择怎幺收看与是否付费收看的趋势,也将会越来越普遍,因此新作影片是否在电影院上映,已经不再会是定规或惯例,重点将会是製片人或导演希望怎幺样呈现给观众:如果定位是希望在全球影院上映的商业电影,那就与院线商谈;如果希望是地区性影院上映的艺术电影,那就在影展首映,或是与当地的艺术影院联盟洽谈(许多国家,包括大陆都已有类似联盟成立);希望一次触及最多全球观众,那就找国际性 OTT;希望在本地做最大曝光,那就找当地的电视台或本土 OTT。

总之,以后看片的方式与来源将会越来越多元,就算是被动等电视播放,都要扫描超过至少四、五百台的节目表,或是上影视资讯网站搜寻,才有可能找到特定作品,但这也表示可以选择的新作品将会越来越多,也同样越来越多元,作为观众与影视产业工作者,未来影视界将会是个百花齐放、充满机会的产业,只是这幺多选择之下,能否确保好的作品有足够曝光,让大家都知道,就考验製片的宣传计画,与影片行销公关的能力了。

最后,各位台湾影迷们别担心,想在大银幕上看《后来的我们》并非没机会,六月底开始举办的台北电影节已经宣布,《后》将会在影展上举办特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