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们集体的教养焦虑

2020-05-22 浏览量:235

二○一七年冬日,有位母亲骑车载着身穿无袖洋装的女儿,被网友拍照、录影后传上网爆料。转载的媒体用「让女儿穿吊嘎冻到发抖」的字眼大加挞伐,网路肉搜如风,社工随即登门向家长表达这可能涉及「儿童虐待」的关切。这位参加亲子共学团体的母亲在网路上发文,坚定说明她其实是尊重孩子的「身体自主权」:「当天出门我有询问孩子天冷,要不要多穿衣服,但小孩喜欢那件衣服,坚持只要穿这件,在我的立场下,我尊重孩子有身体自主权,她选择不穿外套出门。但为什幺报社要凭一个网路新闻就告知全世界,用来评论一位妈妈?」[3]

曾担任管理职,现在专心家务的芸芸妈,同样试图在教养上尊重孩子的自主与自治。她总是蹲下来用孩子的高度跟她说话,给孩子选择、而非指令….忙于工作的先生认为她对小孩「太宠」、「有点超过」;公婆批评她教养不力:「妳这样教不行啦!不会对小孩兇,他们不听大人的话、讲话没礼貌。」更令她担心的是不确定的未来:採行西方理念引导下的教养方式,与孩子将来要面对的本地现实环境是否相容?….

小布妈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婚姻移民,她面对的教养困境则相当不同。经济不安全是家庭生活中最大的阴影:做铁工的先生处于半失业状态,只能靠她在社区工厂打杂提供家庭主要收入。她去学校时总觉得其他家长对她冷淡、漠视,不确定是由于她的新移民身分,或是因为小布在学校闯过几次祸。担心孩子的管教不足,她在公寓墙上挂了手写的「家规」,也不时使用体罚,即便先生觉得她太过严厉。她的教养挫折感主要来自外界的否定与质疑….

让孩子作主,究竟是尊重孩子的自主性?还是父母责任的撤退?

这些有关教养的争议,以及照顾者的焦虑…..以及家庭处境与教养脚本的分化….将个别家庭的教养实作放在放大镜下检视,强化了公共领域与私人生活之间的拉扯…..人们经常以为教养只是个别父母的烦恼。本书呈现看不见的结构力量与社会界线,如何造成父母们的教养困境与情绪焦虑。亲职也像是个经验透镜.…亲职成为个人选择的亲密关係….

对当代的父母来说,教养过程及其不确定的后果,反而成为不安全与焦虑的来源。

注释
[3] 何小姐,2017,〈【台中吊嘎记】凭一张照片,就说我是虐童妈!?〉。网址
[4] Prout and James 1997: 7。
[5] Ariès 1962。但也有其他学者认为阿里叶对史料过度诠释、推论逻辑错误,对于中古时代是否真的没有童年意识、童年「出现」的关键时期有许多论战。持平来说,中世纪并非没有童年的概念,只是跟现代大不相同(Heywood 2004:24-32)。
[6] 农工阶级的儿童,自古就扮演家庭里的重要劳动力,不论是参与农作或在工坊当学徒。十八世纪工业化的列车加速启动后,童工更成为纺织工厂里的劳动资源,贫穷的父母生更多的孩子以增加家庭收入。童工的劳动剥削与不人道待遇,成为社会改革的重要议题,督促国家进行法治改革。英国逐步扩大工厂法的规模,1844年后规定孩子必须在校学习半天。美国也在1930年代实施相关法令,不仅僱用童工变得违法,随着义务教育的推广,学生变成了不分阶级的孩子的主要职业(Heywood2004:206)。
[7] Viviana Zelizer(1994)认为1800年至1930年间是美国社会建构「现代儿童」的关键时期。她精闢地论证,这样的观点演变虽然受到近代经济、职业和家庭结构众多变动的影响,但童年被「神圣化」的文化过程有着独立的影响力,并透过各类社会制度重新定义儿童的社会价值。

※ 本文摘自《拚教养》导论,原篇名〈当代父母为何如此焦虑?〉

作者:蓝佩嘉
教育现场 | 春山出版 | 2019/6/4出版

教养孩子父母焦虑社会儿童家庭确定

相关文章